主页 > imtoken安卓安装 > 「imtoken」“定制”“洗白”一條龍 電信網路詐騙呈産業化

「imtoken」“定制”“洗白”一條龍 電信網路詐騙呈産業化

admin imtoken安卓安装 2022年10月06日

  在北京,丘某通過某社交聊天APP與一個名為“星星”的網友結識,“星星”貌似好心,自稱有個“炒幣”的項目,收入頗豐,邀請丘某一同參與。二人相約見面,丘某按照“星星”的指示,先是掃碼下載“某幣”APP和“imToken”APP,並在“某幣”APP上完成實名註冊,後又通過無須實名註冊的“imToken”APP接收來自“星星”轉讓的虛擬貨幣即泰達幣,並將該虛擬幣提現到本人的“某幣”APP賬戶,之後在“某幣”APP上將該虛擬貨幣向競價高者出售,同時通過本人銀行賬戶收取人民幣並迅速支取現金,扣除本人獲利後交給“星星”,完成交易。

  據公安部通報,2021年,公安機關共破獲電信網路詐騙案件44.1萬餘起,打掉涉“兩卡”違法犯罪團夥4.2萬個,涉案銀行卡全部為實名開立後非法買賣。

  《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多方調研了解到,電信網路詐騙組織化、公司化、産業化日趨明顯,量身定制非法 APP、買賣銀行卡和電話卡、洗錢等一系列非法交易滋生出黑金産業。

  某地公安機關打掉一個特大跨境“殺豬盤”犯罪團夥,其中負責APP技術開發和維護的蘭某、詹某交代:“封裝APP,對我來説很簡單,只需要2分鐘就能完成,每封裝一個我就能掙10元至100元不等”,兩人3個月時間已獲利10萬元。

  “有些不法分子,在網上發佈招聘兼職的資訊,聲稱辦理手機卡為營業廳衝業績,一張卡支付數百元的費用,實際上是將收購來的手機卡加價出售,郵寄到邊境或境外。為了防止犯罪行為敗露,不法分子本身很少在營業廳附近出現,也很少直接向辦卡人付款或以現金形式付款,而是招募帶隊人具體實施,並且提醒帶隊人將收購的卡分開存放,以規避處罰。”任巍巍説,在辦案中發現,有一些行業內部人員利用制度漏洞,暗中私自開卡、販卡。

  “王女士掃碼下載的APP實際上是個‘山寨版’,是由黑灰産技術人員按照電詐分子要求封裝的一款冒用知名軟體的投資理財APP。”負責辦理此案的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官任巍巍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這款山寨版APP是由某網路服務平臺封裝完成的,所謂封裝,是將網址、應用名、LOGO、啟動圖打包形成一個APP應用包,使網站以APP形式呈現。

  任巍巍透露,有些個體手機店的工作人員在取得電信業務運營商的電話入網業務委託後,以“認證沒有通過,重新進行認證、解決網速”等為由對用戶進行多次人臉識別,並冒用其電子簽名,在客戶不知情的情況下多辦手機卡並在黑市上出售。他們以每張90元的價格出售,同時還可從渠道商處獲得10元的辦卡返點,即單張獲利100元。此外,有的人自稱能實現“不足一小時開卡9張”的“驕人業績”,這些人明知全國開展“斷卡行動”,也知道同行被抓,但仍抱有“卡先留著,不能白費”的僥倖心理,伺機作案。

  有人負責尋找開戶人,有人負責為開戶人註冊公司、辦理營業執照並開通對公賬戶,大量實名開立的銀行卡、電話卡被詐騙分子購買或租借後用以實施電信網路詐騙。

  60%以上詐騙通過手機APP實施

  只需動動手指,就能輕鬆掙錢,丘某從此跟隨“星星”做起了“炒幣”的買賣。由於一天需交易多次,為保證現金及時交到“星星”手中,不受支取額度限制,丘某先後將本人名下多個銀行賬戶綁定“某幣”APP,並快速在本人數個賬戶之間拆分、流轉、支取現金。

  攝影:潘悅 視頻製作:邵金琛

  中國信通院安全研究所防範治理電信網路詐騙中心副主任、工信部反詐專班工作負責人常雯介紹,通過APP封裝分發平臺,開發者只需簡單點擊操作即可實現APP自動生成與快速分發。與正規應用商店相比,此類封裝分發平臺缺乏應用風險審核及開發者資訊登記制度,成為詐騙分子製作、傳播涉詐APP的重要渠道。

  近期,公安部門陸續查處了數百個涉詐手機APP,內容涵蓋社交、貸款、投資、博彩、購物、短視頻、手機安全等多個領域。“以社交軟體為例,不法分子按照電詐分子要求製作一款具有抓取客戶通訊錄功能的社交軟體後,電詐分子利用該軟體與被害人裸聊,抓取通訊錄後,以向好友發送裸聊照片為威脅實施敲詐。”任巍巍説。

  “賣方在虛擬幣交易平合上出售虛擬貨幣,買方支付人民幣用於購買虛擬貨幣,而實際上買方的賬戶就是電信詐騙分子控制的賬戶,賣方用銀行賬戶收取贓款後再進行拆分、取款後,再將現金交給上家,收取虛擬貨幣,迴圈往復,洗白贓款。”任巍巍説。

  吉林省公安廳刑偵局偵查二處處長楊亮向記者介紹,除了銀行卡,手機卡也是詐騙分子接觸被害人,進而實施詐騙行為的主要媒介,是社交平臺、金融機構進行實名認證的重要載體,詐騙分子為了繞過實名制管理,對手機卡有著巨大需求。

  工信部網路安全管理局相關負責人説,一些不法分子組織農民工、老年人、學生等在電信企業實名登記購買電話卡後,違規私下交易倒賣。由於缺乏法律依據,公安機關對涉詐用戶無法實施失信懲戒,致使不法人員、頑固分子屢犯不改。

  北京順義區,王女士在網友“半杯咖啡”的誘導下掃碼下載了一款名為“XX財富管理”的APP。這款APP看起來並無特別之處,王女士當日投款一萬元,即刻收益提現1000多元。當王女士再向親友借款、從銀行貸款,甚至還抵押了房産,總共籌集200萬全部充入賬戶後,系統卻以“賬戶存在異常被凍結保護”為由,無法提現。隨後,APP竟再也無法登錄……

  記者了解到,手機APP已經成為實施詐騙的重要作案工具。據公安部統計,2021年以來,60%以上的詐騙都是通過不法分子製作的手機APP實施。而與此相伴相生的是,量身定制APP的産業已經成為電信網路詐騙黑灰産上的重要一環,有的公司從接單、開發,到封裝、分發、售後等,提供“一條龍”服務。

  “一些技術人員或網路服務平臺,明知他人可能利用APP實施資訊網路犯罪,但為了獲取不法利益,以技術中立為擋箭牌,大肆參與違法APP的製作、封裝等活動。而一次違規封裝,就可以讓詐騙工具披上正版手機軟體的外衣,令受騙家庭傾家蕩産。”任巍巍説。

广告位
标签: 電信網路   詐騙分子   一條龍   定制   APP